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窝虎穴

紫金箫 白玉琴 醉卧逍遥来

 
 
 

日志

 
 

血刃·死神的微笑 BY 牛肉汤  

2010-11-06 19:52:34|  分类: 霹雳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纳尔小镇由于所处的国家连年混战,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免不了去前线充军,镇上只留着些勉强可以自理的老人和女人儿童,没有得到照顾的那些老人们多半孤孤单单地死去。

  前来迎接剑子的镇长已经七十多岁的年纪,佝偻着的背弯出一个让人心痛的弧度,好在还算耳聪目明,他在前面引领着剑子向镇子中唯一的那所教堂走去。

  剑子拎着皮箱一步步走在被风吹起尘土的街道上,这里的土地贫瘠水源匮乏,只有最有耐力的植物才能生长,卷起的黄沙映着昏暗不清的天空,隐隐带着不详。

 

  距离教堂的大门还有一百米的距离,剑子忽然停下脚步,身边的镇长仿佛全无察觉,依然佝偻着向前前进。

 

  那个站立在教堂的尖顶上的男人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他敞开的黑色风衣被风吹得猎猎鼓动,银紫色发丝弥漫在风色里晕染了他身后的天空。最令人注目的是男人手里紧紧握着的,那把长得不可思议的闪着锋利的光芒的镰刀。

 

  他站在这里最高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盯着剑子,背光的面孔上看不清表情,奇异的金色眼睛里似乎有血红色一闪而过。

 

 

  剑子握着黑色皮箱的手手指用力,他仰起头,任凭狂风吹乱自己的银白短发,黄沙刮痛自己的眼睛,毫无惧意地回望那个站在高处的男人。

  男人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优美的唇形忽然轻轻勾起,一个微笑恍然成型。他看着站在下面的神父,以口型轻声地说着。

 

  剑子,我们又见面了。

 

  神父的心猛地一恸。

 

  镇长一直走到教堂的大门口时才发现剑子并没有跟随上来,他手扶着门旁顶端站着小天使的雪白门柱,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剑子,剑子对着镇长报以歉意的微笑之后,再抬起头,教堂尖顶上已经空无一人。

 

 

 

  晚饭是在镇长家解决的,费茨神父心脏病突发身故后,教堂里唯一的男仆陪着费茨夫人将他的骨骸送回故乡。清冷的教堂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开放,更不要说会有什么可以食用的储藏、

 

  剑子咽着干燥的土豆饼和稀得如清水的燕麦粥,心里惦记着来的目的的剑子刚喝完燕麦粥就请镇长带自己前去那个行将不久的病人家里,老人如果不幸在过世前不曾为自己的一生做出忏悔和祈祷,将上不了天堂难以瞑目。

 

  镇长浑浊的眼珠在油灯下看起来有些吓人,他听完剑子的意向后一言不发,从木桌上拿起蒙着油尘的油灯起身。

  需要神父的病人住在镇子的东方边缘处,与西边的教堂正好形成了一个对角线,将整个镇子从中割裂一分为二。

  剑子在还没走近那扇被风吹得摇晃的破裂的门时,就听见里面仿佛撕心裂肺的咳嗽声,简直要把一颗心脏从胸腔里咳出来。他握紧了胸前的十字架,祈祷着,上前敲门。

 

  一个顶着一头亚麻色乱发,满脸雀斑的红鼻子女孩从里打开了门,她疑惑地看着剑子,脸上带着未擦干的泪渍。

  剑子说明自己的身份后,不出意料地看见对方脸上更加疑惑的表情,不由在心里苦笑,他知道自己未穿神父的黑袍,这种过于随性的装束很难为人所信任。

  最终打消女孩疑惑的是他胸前那个银光闪烁的十字架和手上覆盖着黑天鹅绒封皮的圣经。

 

  躺在摇摇欲坠的破烂木床上的老人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眼里放出奇异的神采,仿佛像是见到了救星。剑子快步上前握住那只枯瘦的布满暗黄斑点的手,低声安抚着。

  临终前的回光返照几乎要耗费掉老人所有的力气,剑子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来得及赶上为他做临终祷告。

 

  他伸出另一只手盖上老人的额头,声音低沉温柔,念着圣经上的诗句,像是带着一种温和坚韧的力量,甚至将被狂风吹得呼呼作响的木屋都安稳了下来。

  老人攥紧他手的力气大得让人生疼,他断断续续地,有气无力地,做着自己一生的忏悔和念导。

 

  上帝保佑他的孩子,保佑你从出生到死亡,保佑你第一眼见到这个世界的清晨,也保佑你最后看到这个世界的日落。

  成长,工作,恋爱,婚姻,孕育生命,生命里每一个阶段,都有天父在你身旁护佑,他倾听你的所有烦恼和痛苦,亦为你的所有幸福和欢乐庆祝。

  相信神在我们身边,相信耶和华,我的父,永不抛弃于我。

 

  老人低低地念叨着对早逝的妻子的怀念,站在床边的女孩不住抹着眼泪。剑子按住他额头的手心慢慢出了一层汗,他一动不动地倾听着。

  忽然,原本寂静的木屋忽地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飓风刮得几欲倾翻,剑子心一凝,他发现老人的脸上渐渐出现了死灰色。

  将死之人的脸色。

 

  死神来了,带着他无往不利的镰刀,来收割他最美妙的猎物,人类的灵魂。

 

  剑子握紧了老人的手,像是要把自己的生命力传输过去一般,他闭上眼睛,齿舌轻动,念出了最诚挚的祷词。

 

  耶和华啊,我投向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凭你的公义搭救我。

  求你侧耳倾听,快快救我,作我坚固的磐石,拯救我的保障。

  ……

 

  被大主教亲自念祷过的十字架在他的胸前发出银白的圣光,缓缓放射开来,在这间小小的木屋里扩散,遍及到每一个角落,透过钻瓦木缝流淌出去,形成最坚固的壁垒,将死神隔绝在外。

  剑子定定地站在老人身边,耳边传来屋外死神的冷笑,他充耳不闻,嘴里的祷词无一间断。

 

  绝不能在为老人做完临终祷告前让他被死神带走!

  以这种意念为凭,他绝不允许自己输给死神的力量。

 

  老人终于说完对一生的回顾与忏悔时,剑子的额头已经出现了薄薄一层冷汗,他松了口气,慢慢微笑起来,他躬下身凑近老人的耳边轻声说道。

  上帝的孩子,圣彼得将在天国的大门等候于你。

 

  老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被一脸泪痕的女孩送出木屋,剑子回头向她欠了欠身,提着那盏昏暗的油灯踏上归程。想着方才听到的冰冷的笑声,他的心紧成了一团。

 

  居然又见到了他,果然又见到了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是说,从自己踏出奥布莱恩神学院的那一刻,一直隐藏在黑暗里的他就已然跟随。

 

  夜已深沉,清冷的教堂里静寂无声。剑子沿着大门向里走,路过人们来听祷词时所坐的一排排靠背长椅,两边贴着圣父圣子圣灵神像的窗户在夜里没有了白日的神圣不可侵犯,最深处的神陇高处十字架上被钉着的耶稣垂着头颅。

  有一个男人抱着手臂,靠着最前排的长椅悠然望过来,他长长的黑色风衣无风自舞,俊美不可方物的脸孔隐藏在蓬松张开的毛领里,唯有那双鎏金深处隐带血红的眼睛,在黑暗里尤为清晰。

 

  剑子停下了脚步,他静静地望着这个刚才才交过锋的男人,平静地念出了男人的名字,属于死神的名字。

  “龙宿。”

 

  男人低低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教堂里显得别有深意,他一步步走向剑子,一字一句落地有声。

  “剑子,好久不见。”

 

  他走到他的面前,脚尖抵着脚尖的距离,身上的气息冰冷慑人。他猛地发难,伸手抬起剑子的下巴拉向自己,声音里带着平静却浓得化不开的杀意,“你为什么总是和我作对呢?”

  “我只想为他做完临终祷告,之后随你带走他。”剑子回望着那双眼睛,沉声道。

  捏着他下巴的手指用力,剑子忍不住皱起眉。

  “说得好听,天堂的人已经在我之前把他带走,为什么你们这些令人厌恶的神职人员这么喜欢和我抢夺猎物。”名叫龙宿的死神冷冷地说。

  “如果你有足够的实力,即使有我阻拦,你也一样可以把他带走。”剑子丝毫没有后退,更没有一丝惧意。

  “哈。”俊美的死神听到挑衅的话语竟然没有发怒,他拉近剑子的头部,猛地以自己的嘴唇覆盖上他的嘴唇。

 

  剑子惊惧之下咬破了他的嘴唇,浓烈的血腥气霎时涌上口腔,却被对方火热的舌头袭入,卷着自己的舌头翻搅。他伸手攥紧男人的衣袖,企图挣脱开来。

  龙宿按住他的头颅将他抱得更紧,他不甘示弱地以牙齿咬破了剑子的嘴唇,神父的鲜血味道渗入他的舌头,几乎让他发狂。

  这个吻起初带着示威和报复的意味,随着逐渐的深入,死神的吻竟然变得温柔起来,神父握住他手臂的手指却攥得更紧。

 

  死神放开他的时候,盯着他被吻得红润的嘴唇,唇边浮起极端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后退一步,与神父泾渭分明地对峙着,身后是受难的耶稣低低垂首。

 

  手心里幻化出一把巨大的镰刀,俊美的死神紧握着镰刀对神父微笑。

  “没有奥布莱恩圣水之光保护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教堂贴着彩色格子玻璃纸的散气窗孔纷纷向外打开,夜风灌入,呼啸着在室内盘旋。从圆形的穹顶向外看去,今夜了无星光。

  神父是看着死神从自己面前消失的,他重重地按着身旁那排长椅的椅背。仿佛又回到了他还只是个见习生的时候。

 

  骄傲的死神手握镰刀,从高处往下俯视,说出自己的宣言。

 

剑子,汝之灵魂,必归吾手。

 

 

 

  注:奥布莱恩,意为“出类拔萃

 

   

    文中引用祝祷词皆出自圣经诗篇



===================================================================================

多谢四哥赠文~亲亲非常给力~~~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