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窝虎穴

紫金箫 白玉琴 醉卧逍遥来

 
 
 

日志

 
 

随便聊聊·祁进·纯阳  

2012-01-20 01:07:38|  分类: 风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些年写的东西,大家随便看看就成,也欢迎大家在评论里有理有据的讨论剧情

至于单纯只是为了某人洗白踢馆的还是请退散吧【笑

他杀的那些个人做的那些个事手上染的那些鲜血可真没什么能洗的,前赴后继孜孜不倦为哪般?




要说起祁进这个人,我的感情其实是相当复杂的。

还记得长安第一次见到紫虚子的印象,套用一句任务里的描述就是【丰神俊朗,是个少见的俊逸人物】。当然祁进的相貌也是资料提及过的,甚至设定了唐子衣对他一见钟情(在这里顺吐槽一下那件装备说明里让唐子衣一见钟情的衣服真是难看啊)来衬托,至于祁进的回应下面另说。

当时他本来是采了天山雪莲,再拿了当年假传消息的两个谷家仇敌的命去向谷之岚谢罪,谁知阴差阳错被凌雪阁姬别情找到约定比武,乃至被姬别情抢先告知了谷之岚当年的真相。

我不知道姬别情告诉谷之岚的真相是不是完整的真相,但至少就游戏里给的杀谷之岚全家的真相来说,并不能全怪祁进。当年他受人愚弄,接了假传的任务才率人夜袭了谷之岚一家。甚至在这次被愚弄之后,他心生退意,不再想过杀手的日子。

但这全部的全部,也不能改变他的确手上沾满了谷家鲜血的事实。

在这里不得不说谷之岚真是个相当温婉的女子,不仅是灭门之仇,对她的打击还有她原本认为祁进对他热络是喜欢她,却突然明白祁进开始只是要补偿她,而这已经让她质疑了这段感情的真实。她担着这样的双重打击,面对祁进的忏悔最终的处理方式也不过是——双眼一闭,我们几年内就不要再见面了。几年内只是委婉的说法,说的更明白点就是,这段感情已经结束了。而祁进的反应,用曾经看过的一篇祁谷里面说的一句话就是“既然你‘现在’不想看到我,那我便一直在华山等你,等你想看到我好了。”

长安谷之岚和祁进的故事到此为止,同时可以非常坦率的说,在那个时候我其实还是比较待见这样两个人的。而这种“我们都没有大错但是无法在一起”的感情也一如既往的戳了我(喂)。

顺便说当时祁进对姬别情还有一个还恩令的任务,即是他给了姬别情一个令牌并说【此乃祁某信物,他日有人持此令上华山绝顶,可让祁某舍命出手一次,便当是偿还了当年的恩义吧…… 】

……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设定居然没有后续了【喂】

 

 

长安其实有两个点已经点出了祁进的性格,当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等做完后面所有任务+副本剧情被祁进气了个七窍生烟回头再温习长安任务的时候只能痛哭流涕,原来早就提醒过而我只是被受伤虚弱愧疚矛盾的祁进蒙了眼而认为他是个很温润的人物。不过长安的祁进从心境来说的确也没有之后那么走极端就是了。

第一个点就是谷之岚提到的【出名的冷漠孤傲】。

上面曾经说过唐子衣对祁进一见钟情,但结果呢?当她让唐家上纯阳提亲的时候却被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祁进贬斥为“虚荣的女人”(喂人家好歹是唐家大小姐嫁你还虚荣……不知道怎么吐槽),并对媒婆大大讽刺了一番讽刺的唐傲骨的面子都挂不住,直接导致纯阳和唐家一直有些微妙的间隙。

这件事在我们看来,是不是根本不通情理呢?但从这里我们能看出一点:祁进的思维,用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总把人往坏处想”,尤其是他不能理解的感情的时候,更是直接用非常阴暗的方面去考虑那些行为。而这点也造就了他排斥静虚的某个因素,这个后面讲。

同时对祁进来说,除了对他重要的东西之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用的多极端的态度也不会在意。而如果是哪怕会有一点点危害他重要的东西的因素,他更是会用极端中极端的方式来处理。

 

 

 祁进重要的有什么呢,师尊,还有纯阳。

 

祁进对纯阳的感情不可谓不深。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刚入纯阳会有一个冷水澡的任务吧,而当时祁进的台词是:

【红尘日久,难免身上有些浊气。纯阳乃清秀之地,岂容玷污?】

而他的NPC待机对话里还有一句

【任何威胁到纯阳的人,都要首先问问我手中的剑!】

在这里能看出什么呢?说明白点,纯阳于他,其实是个类似圣地的存在。而他不能容忍这个圣地被任何一点点玷污和威胁。而这一点,在50任务里表现的非常明显。这里放下待会再提。

 

 

 要说到纯阳的祁进……不得不提的就是他对谢云流和静虚的态度

祁进讨厌谢云流绝对是杠杠的。要说起来他根本就没见过谢云流,谢云流更不知道他是个何许人,宫中的时候谢云流一开始根本正眼都不给他一下,不过后来发生了那样的惨剧谢云流大概不记得也难了……

而谢云流当年所作所为,对于只是听到人们口耳相传说法的祁进来说,他是叛徒无误,并且祁进的杀手思维告诉他,一个叛徒根本不会悔改。这点在后面也可以反映出来

 

但是就没人奇怪吗。当年经历了事情本身的吕师祖和李掌门居然还要对根本没见过谢云流的祁进劝解啊叨叨要放下成见啊,尤其是李掌门,大概是连嘴皮都磨破了都没见到效果,甚至被祁进吐槽“掌门师兄怎么地了又是这套说辞”。

说白了,祁进厌烦,甚至最开始憎恨谢云流的除开认死了谢云流就是个叛徒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谢云流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这么说并不准确,应该说,他不自觉的把臆想中的谢云流和过去的自己相重合了,那个他无数次想抹去的过去。但是他都那么诚心悔悟,还遭到现世报无法和心爱之人无法在一起,凭什么谢云流连道歉都没有一句,就能被吕师祖和李忘生那么容易的原谅乃至接受呢?!

而这两点,跟是不是“被大师兄背叛”都没啥关系。

 

 

但对谢云流如此,为什么对静虚弟子们也如此毫无情面呢?要知道除了洛风他们几个还算和谢云流有感情,静虚三代弟子们对谢云流的印象大部分可也就停留在“传说中的师祖”啊,根本连认识都不认识,又谈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呢?

 

但是祁进可不这么认为。在他心里,静虚和谢云流一样,都是纯阳这片净土上的污点,是会随时叛变以致威胁到纯阳安全的存在。从他的待机对话,到后来的任务对话里,他喊静虚弟子甚至都是用“叛徒”代称就能看出。而静虚弟子们的那些举动,也被他看做是“鬼鬼祟祟”并可能“让当年的悲剧重演”的“鬼把戏”。(而至于某些紫虚弟子们上下跟着穿凿附会排挤静虚例如关小黑屋不给饭吃啊当着面骂谢云流啥的……容我带着感情倾向说一句,这才是真·上梁不正下梁歪呢句号。 )

 

例如:

——真是多事之秋啊。那帮叛徒的事情尚未完结,前殿却又来了个什么昆仑道士,用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在这里招摇撞骗,挑衅我纯阳派。

——任何威胁到纯阳的人,都要首先问问我手中的剑!我倒要看看那群叛徒有什么鬼把戏

——那群叛徒最近鬼鬼祟祟,不知道又想干什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当年的悲剧重演

 

 

 

 

曾经有人笑称纯阳任务就是静虚苦逼史。其实这话某种意义上并不为过。从15级被神策暗地里抓捕拷打,副本里空雾峰没有兵器的反抗,到25级左右的朝阳峰伪装成江湖人士的神策追杀以及东瀛人的利用, 甚至50出师任务依然是坐忘峰与论剑峰和神策及东瀛忍者的厮杀,而这所有里面,静虚弟子们伤亡都是无法避免的。

 

15级任务起因么,大约是少林任务曾经的提到“东洋魔剑”重出江湖,以及神策接到消息说当年跟谢师伯他们去东瀛的李暮云出现回到了纯阳。当然这个东洋魔剑其实是鬼影小次郎假扮的……但大家同时听到这两个消息的时候,无论神策亦或是纯阳,第一反应都是【谢云流要回来了】。

于是神策先下手为强,不仅上下打点的驻守纯阳的禁军对他们都毫无办法,甚至偷摸着去绑了静虚弟子回来拷打,拷打死了好些人都问不出谢云流的下落,于是干脆以他们为饵引谢云流出来,只要抓到谢云流,自然能给纯阳打一个窝藏钦犯内藏叛心的罪名。

 

静虚弟子被抓了,纯阳怎么办呢。李忘生在之前曾经拒绝了神策搜查纯阳的要求,但他能做的不多,作为一派的掌门,贸然出手很容易把整个纯阳搭进去。

而同时他求助于于睿,并提醒了下于睿注意安危,毕竟于睿是当晚和那些假扮黑衣人的神策面对面打过的。于睿最后拿出三个锦囊任务拜托玩家们探听虚实并伺机救出静虚弟子。不得不说她真不愧为天下三智,几乎每一步都走到了点子上。

上官在这里完全是透明化的。实际上这个人对谢云流并不待见。要说平时敬仰的大师兄背叛自己所以介怀什么的应该就是他吧。所以对静虚这件事情他选择了不过问。

而剩下两人,就是纯阳一开始的所谓“紫虚子和金虚子打起来了”的那个任务【喂】而从任务里的描述大致能想到当时的情况

 

被救下来的静虚弟子聂冲曾经提了这么一句

【卓太师叔本来要予以阻拦,却被祁太师叔挡住,说我们这些叛徒被神策抓了更好……可恶……咳咳……】

 

而刚开始应谢晓元的要求去问祁进当时的情况祁进的回应是

【祁进:那群叛徒不可怜悯。上梁不正下梁歪,谁知道他们有什么狼子野心?当年我们就是没有防范,才让师父他老人家受伤。

——洛风他们师父真的有那么坏吗?

祁进:不要给我提那个人!】

 

【卓凤鸣:洛风他们着实可怜,都是些乖巧的孩子,焉能是叛徒。有些人只会穿凿附会,人云亦云。若说为了纯阳,哪一个没有忠心?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他们受苦,怎么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洛风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

卓凤鸣:要问就去问掌门!也不出来做个主,怎么做掌门的,哼!】

 

我刚开始的时候逻辑各种不能理解。那些同门弟子被抓了,被拷打的死伤惨重了,为什么你还能去想他们是什么狼子野心?是对纯阳如何不利?秦鹤被单独抓去拷打到濒死,还记着给纯阳报信说神策对公主会不利;洛风一直到50毕业任务的最后,还感叹着纯阳都是一家人 

 

而纯阳空雾峰的殇磊的任务里还有这么一段

【哼!这般可恶的家伙自知不是谢前辈的对手,必定想用在下等人的性命来逼迫谢前辈就范……几个师兄弟宁死不从,都相继死于神策手中……可怜我那不到十岁的小师弟也难逃魔爪……咳咳……

恕在下冒昧,不知你可否帮在下送个口信给掌门李忘生,告诉他弟子等人被困此地,定不会辜负他的教诲,谢师……谢前辈的事请放心……他就在纯阳的大殿上。在下感激不尽……】

 

李忘生听完你的话,表情渐渐黯然了下来。
……我已知所发生之变故,他们做得好,不愧是纯阳的弟子!只怪我力不及当朝权势,当初为保纯阳上下,出此下策,才会殃及这等弟子;我对他们真是愧疚不已。事到如今,我定会想办法救他们。】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肯定静虚弟子会背叛纯阳,当时想过很多的假设,也许是他自己从前看的黑暗太多以至于不相信那些弟子是忠心纯阳的,也许他只是认为,谢云流这么轻松就被原谅是不可思议的,他的罪总需要人来承担,所谓父债子还,谢云流叛变了纯阳,那么静虚就来偿还这个代价吧。

几点中我认为第一点占得因素可能大些。大家不要忘记祁进的出身。这个人当年可是杀手!干的杀人舔血的活!

 

之前我说过长安有两个点点出他的性格,这第二点就是他的原搭档姬别情曾经这么说过

【进哥儿是我姬别情经营刺客组织二十余年,见过的最具天赋的杀手,他执行任务之时冷静非常,实乃天生的杀手!】

姬别情是他的原搭档,最重要的是姬别情自己也是个杀手,同时是个经营刺客组织的人。他对杀手性格的了解不可谓不深。

 

而姬别情提到祁进进纯阳的理由说的是【当年吕洞宾那老道仗着自己的盖世武功强要了进哥儿过去纯阳修道】

其实这暗示了什么呢,就是说祁进是因为纯阳剑法很强才去了纯阳。实际上这点在后面也有表现,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祁进其实并不太认同吕师祖和李掌门的仁义之道。

 

祁进的背景资料提到他入纯阳的理由是这么说的【祁进反而被这些道士的生活吸引,经过吕洞宾的感化,而且纯阳剑法让他蠢蠢欲动,便毅然离开神策,拜吕洞宾为师。】 

 

那么其实很容易推断出来,祁进拜入纯阳的原因,一,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杀错了人渐渐地不想去过杀人舔血的日子,二,就是为了纯阳的犀利剑法。

 

而这样一个人他拜入纯阳再多年,恐怕也改不了杀手的思维。而他的所作所为用杀手的思维来看的话,其实是能解释的。

对于一个杀手组织来说,首先考虑的往往是人的阴暗面。如果察觉某些人有产生反叛的可能性,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铲除他们。而若其中一个头目叛变了,那么他的原属下自然也有叛变的可能。

对祁进其实也是如此。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潜藏的杀手思维——为了守护自己身在的组织(纯阳),切断所有可能的不利因素是必要的。谢云流打伤过吕师祖,就好比组织里面的某个头目曾经背叛过甚至伤到了头领,对于这样的人组织肯定不会给他回来的机会。原本跟着这个人的人(静虚),对叛变的头目必然有感情(人静虚还满世界找老谢呢),这样的人留着就是祸害,是迟早会危及整个组织的不安定因素。

简单说他的逻辑是这样的:

【谢云流是叛徒】——【这些弟子是谢云流的徒弟】——【这些弟子是叛徒】——【他们现在没有叛变,迟早也要叛变的】——【若是这样,不如现在被抓了杀掉更好,以绝后患,还不脏纯阳的手】

 

 

但最大的冲突起源就在这里,纯阳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杀手组织,也不是那乌七八糟的官场。且不说当年谢云流叛逃本身就有原因(这个可以参考隔壁的谢云流李忘生的随便聊聊),静虚弟子们大多也只是一些普通连师祖面都没见过的小弟子,用杀手组织的逻辑去考虑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说的不太好听一点就是略有被害妄想症。

当初做任务的时候我并不太愿意往这方面想,但各种蛛丝马迹让人不得不承认,祁进他的思维比起一个道士,的确更像一个杀手。

 

但就算是一个杀手,这样一个逻辑其实也是很经不起推敲的。如果他真如姬别情所说那么冷静的话,即使头几年怀有偏见,时间长了那些弟子到底是怎样的人他不会完全看不出端倪。

 

这里就要说到上面的第二点原因:他心理不平衡。说白了,就是嫉妒。

之前也说了,祁进认为他自己都因为赎罪和谷妹子没有未来了,但谢云流,啊不,应该是静虚子这样的行为居然如此轻松的就被当年的当事人们原谅根本就是不公平的。而这种不公平心理一旦得到一个发泄点(例如神策事件和宫中事件等)就会爆发出来,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这件事情里,他就一边自我催眠着行驶上面这一逻辑给静虚扣上叛徒帽子,一边在暗地里借着这个冠冕堂皇的名头发泄私怨,放任嫉妒占据了头脑,固执的认为这是静虚应得的惩罚。 

 

如此一来对祁进而言,静虚根本就不是同门,更极端一点说,在他的意识里,静虚从纯阳消失了才是对纯阳和对他最好的。

若不是这样,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他为什么对着这样的一群弟子不仅自己见死不救,还要拦着卓凤鸣救人并说出“被抓了更好”的话了。 

 

 

 

 

 

常常有人奇怪,为什么祁进那么讨厌静虚,50毕业任务里最后还要救洛风呢?

我们首先来理一下50任务最后的那段剧情,张钧对你说洛风执意要往论剑峰和东瀛人问出谢云流的确切消息,担心他的安危而让你去禀报李忘生。 李忘生明了这正是纯阳上下团结一心一致对外的时候,让你去劝解祁进放下对静虚的成见,伸出援手。

而当时祁进是怎么说的呢?

 

【哼!!
祁进一听说谢云流三个字,变得十分烦躁。
掌门师兄是怎地了?又搬出这套说辞。我是决计不会原谅那个叛徒的。】

 

并且在下个任务里他说: 

【我不想多说什么,你回论剑峰去告诉张钧那小子:掌门心软,我可不心软。他们的死活与纯阳无关。】

 

而张钧的回复是:

【祁进师叔果然还是老样子,呵呵……】

 

这里能看出什么呢,他根本就没有把静虚当做是纯阳的一员。并且,一直如此。

 

那为什么后来他又赶来了呢。我们来重新看看当时的剧情截图。

随便聊聊·祁进 - 毛毛狐 - 狐窝虎穴
 
这个理由就非常明显了:祁进来并不是为了静虚,而是“此乃本派修炼之地,岂容尔等放肆”。
他会转变,只因有人让他明白了非常重要的一点:这群东瀛人以及坐忘峰出现的神策们并不单单只是要威胁或杀死静虚这么简单,他们是要为害整个纯阳!
这件事换成杀手思维就是,本来他以为别人只是和组织里那些叛徒有过节,乐的坐山观,你们爱杀杀去,反正和我们没关系。但他现在突然意识到对方不只是要杀那些叛徒,真正目的是要消灭他所在的组织!
 
 
 
这个人是谁呢,自然是山石道人——吕师祖。这里不得不说下老李这里的劝解祁进方法确实不太对头,让弟子去拿谢云流的问题劝解祁进,这不是找骂么……

如果是为了保护他心中的圣地再加上吕师祖的指点,祁进会第一个跑来并且要在师祖面前表现一番也毫不奇怪了。 


但就算如此,他救了洛风这是事实,不论出发点究竟是什么。这大概也是他第一次对静虚弟子伸出援手吧。

 

 

 

五十年代任务到此完结。七十年代任务的剧情其实我并不太想讨论……各种设定比较乱,稍微捡一点出来说吧。

七十年代祁谷的剧情大致就是送白狐衣以及告诉祁进宇文家族对他会不利什么的,咳,前后谷之岚对祁进的称呼真是……祁大哥甚至直呼祁进都出来了,感觉略微妙啊。不过这对CP似乎稍微有了一点HE的影子,虽然依旧纠结。恩,顺便提一句姬别情痴心不减,跟着谷妹子去了巴陵只为他认为祁进会来见谷妹子=L=

 

 

而祁进和纯阳……就是宫中神武遗迹了。此时吕师祖已经仙化,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人能再劝解祁进了。

有些人似乎觉得祁进在宫中被文案写崩了,但我看来,宫中的剧情非常合理。

首先大家都知道,去宫中之前,藤原广嗣会给各大门派发一封密信。大体就是东洋剑魔谢云流携东洋武士,欲暗害纯阳宫李掌教于东海之上BLABLA,其目的无非是阻挠谢云流回归纯阳。其他门派几乎都不同程度的提出了质疑,而祁进,他的回应是这样的

【恩师待我等门下恩重如山,谢云流欺师灭祖,背叛师门,这等人掌门人还要给他机会重入本门,实为不智。
我早便想这谢云流未安好心,此信既然揭破奸谋,我等自然不能令掌门人履足险地。】

简单说来就是

【果然如此】

 

而且往阴里说,祁进看到这封信可能心里还有一点小窃喜,啊,给我料到了,谢云流果然贼心不死,就说这样的叛徒怎么可能改过呢,这次定要让掌门人看清楚他的真相,把他彻底赶出纯阳。

 

 

这封信可以说是助长了祁进心里那怀疑的根,至于结出了什么果实,让我们来看看宫中的剧情。

 =====================================================================================================

  谢云流:李忘生,你这等看似忠厚的奸诈小人,当年你便是如此蛊惑师傅,害得我叛下华山,远走东瀛,今日又将我藏身之事泄露给他人,你可还有话说。

  李忘生:大师兄,当年我找师傅密议之事,乃是为你找寻脱难之法,并非是要将你交给朝廷,你只听得片言只字,着实乃是误会了,这些年来我时常思量此事,以致两鬓生霜,只盼有一日能与师兄说个分明,师傅也为此事难过得紧。

  谢云流:休得巧言,谢某观你此次行事,便可知当年之奸猾,可叹当年同门数载,谢某一直以为你这二师弟忠厚老实,什么事都先与你商量,却换了背后一刀,谢某不怪师傅,这仇恨却要着落在你的身上。

  洛风:师傅,这机缘来得不易,不如先听掌门人说个明白。

  于睿:云流大师兄,忘生师兄德高望重,当年之事或许确有误会!

  谢云流:此乃我与李忘生之事,他人莫要多言。

  祁进:谢云流,你背叛师门,竟敢向恩师出手,已是犯下滔天之罪!今日见到本门掌门,毫无悔改之心,祁某便是入门在后,却早容不得你这忤逆之人。

  谢云流:嘿嘿!哪里钻出来的狗腿子,也敢在谢某面前大言!

  祁进:便让你尝尝祁某之剑利否!

=====================================================================================================

……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是知道的,我们暂且谈祁进这段。

 

谢云流说,这事儿就是我和李忘生的事。其实这话说的颇有点微妙,在他自己看来可能只是一贯说话的风格,但在祁进看来,谢云流的语气根本就没有回归之心,他来就是要杀李忘生的,这一切正好就和密信对上了不是?而在祁进的人设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么一句:潜意识里,总要做点让人称颂的事才算不枉活于世

 

那么挺身而出,杀掉危害纯阳的大叛徒剑魔,是不是正好就是“让人称颂的事”呢?何况即使杀不了,也足够拿个很好听的名号了
 

维护纯阳和名利诱惑双重的驱动下,祁进站出来驳斥谢云流了。

谢云流又是什么人呢?剑术天才,三魔之一,名言 纵令身死道消,不叫我心蒙尘,从来就是心高气傲得很,当时因为藤原的阴谋误会了李忘生人都还正在气头上,碰上这么个根本不认识的小子出来驳斥自己,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口气当然也不会客气了。

老谢口气不客气,又正好碰上祁进其实也算是个心高气傲的。被这样一说,加上本来就打算铲除谢云流这个叛徒,祁进自然也就毫不犹豫的动手啦。

 

分析说完了,下面这段纯属我个人主观感想,请喜欢祁进的妹子就不要往下看了

 

===========================我是客观分析体到主观咆哮体的分割线=============================

===========================我是客观分析体到主观咆哮体的分割线=============================

 

不知不觉罗里吧嗦的写了这么多……平心而论我对祁进这个人,并不同于某些人以为的“恨他”或者“雷他”。

他有些举动让我无法原谅,触犯了我的底线,但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雷”。我有时候谈论祁进会暴躁,却被某些人说成是“因为祁进杀了洛风所以才黑他”这种理由,真是啼笑皆非。就算是单论游戏任务,我对他的意见的爆发也是主要集中在纯阳门派任务。

 

我还记得大石头下孤零零哭着的谢晓元,还记得灵虚谷道被拷打的奄奄一息也宁死不说的秦鹤,还记得空雾峰上没有兵器也和神策拼命只为保护师弟师妹的静虚师兄们,还记得朝阳峰上一堆静虚弟子的尸体中,受了重伤的霍方一字一句咬着牙说,师弟,我一定为你们报仇,用这些狗贼的血来祭奠你们的英灵!!!

 

祁进你面对着这样一群弟子,到底是怎样闭上了双眼,只相信自己心中独断的判断?!不屑以最坏的方向去质疑?昧着良心坚持给他们冠上叛徒的莫须有罪名并拦着别人伸出援手?!!!

啊我忘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冷漠的杀手。即使披着道士的皮,他的本心他的思维也和之前没有很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大约是他现在要以一个冠冕堂皇之名行驶杀手之道罢了。

还有人说祁进都这么悔改了,怎么能说是杀手的思维呢。重点是他来说他的逻辑里已经把静虚打成叛徒翻不了身啊!当年他忏悔,是觉得自己杀了无辜的人,错杀了良臣。但是叛徒要救吗?错杀了要道歉吗?当然不用╮(╯_╰)╭

但是是什么让他觉得静虚都是叛徒呢?不还是因为他一贯的从最恶劣的方面独断的思考其他人的立场吗?唐子衣,静虚,哪个不是?

 

若是以纯阳道士们的思维,李忘生和吕师祖就不提,卓凤鸣的立场是偏向静虚的(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他是偏向静虚,但不是偏向谢云流),于睿可能有人说她是因为对谢师伯有好感才怎么怎么,可是你别忘了,她同时也是天下三智之一,在这种事情上看的很清楚。她的三个锦囊任务,最后几乎要接触到这场阴谋的核心。

就算这些人都不说,那当初目睹了谢云流叛逃而一直对他耿耿于怀,甚至在静虚被抓中选择了沉默和透明化的上官博玉呢?在50任务里的最后他给了中了寒毒的洛风一瓶解药,说:“洛风,如果见到你师傅,就说纯阳一直在等他。”

 

祁进,静虚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摊上你这样的一个师叔?!

 

 

宫中于我,与其说是一个爆发点,不如说是一个相当绝望的结局。

会谈因为祁进的一剑最终破裂并再无回旋的余地,就连洛风最后也说【只望我死之后,师傅莫要让刀宗的门下,再让别人欺负……】

静虚的大师兄,曾经信誓坦坦的说“纯阳都是一家人”的人,却不再提静虚,他说的是什么?“刀宗”。只因静虚到了这一步,真的已经在纯阳没有多少生存余地了。他们曾经被欺骗,被利用,被追杀,被围剿,但都在夹缝中苦苦的坚持着撑下来,为着一丝希望而努力。现在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被断送在一个“纯阳五子之一”的人手里,再也没有了。

而他们唯一的路就是脱离纯阳加入刀宗,跟着谢云流永远的离开。

这样的结局,祁进你满意了吗?!

 

另外,对谢云流当初叛逃相关资料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参考http://kddmu.blog.163.com/blog/static/142364880201202011113672/

 

最后P.S一下

我最不能容忍的暴躁点,也是我很不喜欢跟人讨论祁进这个人的源头,是有些人把这一切轻飘飘的说成是他“嘴硬心软”,“傲娇”等等,如果只是“傲娇”“嘴硬”就能看着静虚弟子们死伤大片还说出类似“被抓了更好”“死活跟纯阳无关”的话,并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死伤,那对这种角色也只好黑了没商量。

另外如果怀疑我对他以偏概全的话,可以参考一下隔壁的祁进任务总结。

  评论这张
 
阅读(259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