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窝虎穴

紫金箫 白玉琴 醉卧逍遥来

 
 
 

日志

 
 

【生日礼物】【万花X纯阳】应如此 BY 暮樱  

2012-03-03 01:11:29|  分类: 生日礼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身边围着的一堆万花谷弟子都似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其中看起来最德高望重的那一位——他虽和周围的人一样留的是披肩长发,脸上却全是胡渣——对周围的弟子低声道,“他醒了,快去叫那个臭道士。”

他口中那个臭道士便是我师兄。据说我师兄在我没醒来之前一直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也就是不眠不休地照看我三日,再倒头睡三天。听闻我醒来的消息后他第一个反应是,“哦,贫道又做梦了。”倒下去又睡。被万花谷弟子一盆冷水泼醒后问了句,“人活着吗?活着就行。”

 

 

彼时我才十二,三岁,离加冠的年龄还早了些,也暗自腹诽过我还没师兄的一顿好觉重要。后来才知道这是师兄那个不靠谱的人表现出来的关心。在这之前那个胡子大叔一直安慰我,“那个臭小子……不,是你师兄,原本是个挺稳重冷静的人,直到天上劈下来一道雷把他给劈成这样了。”

若是换一个人我准以为他是随口说出来骗小孩子的,但发生在我师兄身上……别说,我还真信。

 

 

我师兄是纯阳宫的人,是个只会招摇撞骗的臭道士。这是我们一致对他的评价。但江湖把他传得神乎其神,简直就成了半个神仙,像什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精,还能预知未来。每次看到那些找他算了卦千谢万谢离开的人,我都不忍心告诉他们师兄之所以不收算卦的钱,是因为他放钱的柜子钥匙被我丢落星潭了。

至于能预知未来这个江湖上倒没这么传,不然我估计万花谷又要进行一场轰轰烈烈地抢凌云梯大赛。我寻思着要是有天真传出去了我就把师兄拿绳子捆起来,一百金看一次,稳赚不赔。

师兄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我和胡子大叔练画练书法的时候冒出来,神神叨叨地往前方一指,“这两天最好远离水源。”

我不信,胡子大叔更是不信,翌日我们在三星望月下的水池处切磋,他一个少阴指后退,扑腾一下就摔了进去。

经历过这种种事例之后我终于相信了师兄能预知未来,每次都有胡子大叔反复验证嘛。于是我兴冲冲跑到他跟前把手摊开给他看,“师兄师兄,算算下个月的今天我在吃什么!”

他看都没看就直接一摆手,“你的命我算不出。”

“诶但是师兄……”

“不过我倒是可以决定明天你吃什么,藏在书柜里的那堆糖葫芦我全部给你收走了。”

他就是这么一骗子。

可毕竟是我师兄。

 

 

关于我师兄为什么是拿剑的而不是拿笔的为什么是纯阳宫人士而非万花谷弟子,我在好奇心旺盛的年龄和胡子大叔,在我心中他也算我师兄,就叫胡子师兄好了,有一场激烈的辩论。因为在我心中我和师兄的关系跟花和羊一样,八竿子扯不到一边去。

我拿这个问题去问我师兄,他轻哼一声,“羊可以把花吃掉。”

但胡子师兄又给了我截然不同的回答,他冲我比划了个“咔擦”的手势,“如果是食人的霸王花,一只羊还不够塞牙缝。”

你看,连思考问题的方式都不一样。

 

 

当我年岁增长确定当朵吃人不吐骨头的霸王花时我又有了新的疑问,我既然有师兄,那就必然有师傅。可我师父呢,怎么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这个问题连我两个师兄都不肯回答我。

 

 

他既不肯答我,又不许我拜新的师父。被逼急了就低吼一句,“师父还在呢!”可仍不告诉我师父是谁。

 

 

我就这么集众家所长成了年加了冠,我兴致来时既可以夺过师兄的剑来比划两下,也可以拿着棍子舞上一段,我曾经瞒着师兄收集了一套天策的衣服,差点就跑到天策府上当卫兵了,可惜我没找到好的枪,拿着一只笔站了一会就被人给轰出去了。我挺遗憾我十几岁之前的记忆没了,说不定那个时候我还跑到七秀坊去,领略双剑之魅力。

据胡子师兄所说,我一直是个安静呆在万花谷采药炼丹的人,结果在十多岁那年大病一场之后,不但没了所有记忆,还性情大变。

他说这话时看着蹲在三星望月下含着片叶子吹口哨的我,目光颇有戚戚然哉,我甚为不满,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不定那道雷没把师兄劈得记忆全失,倒把我给劈中了呢。”

我本是这么随口一说,却见他瞬间白了脸,“你,你想起来了?”

我寻思着这么狗血的台词我该不该照从师妹枕边翻来的那本两桐子一本的戏本那样往下接,“想起了什么?”

他嘴唇抖了抖,“没,没什么。”

我站着等了一会,等着他给我宣告我就是那个九天玄玉的继承人或者万花谷的最大黑手,三星望月建得那么高就是为了封印我其实我在武林中无人可敌……

我这么等了一会,他什么也没说,看了我一眼走了。

 

 

师兄常说我除了这手字,浑身上下没一丁点像万花谷弟子。我深以为然,师兄除了皮相深得纯阳宫所传,他就是个刻薄毒舌的算卦先生,一点也没画中那些道长仙风道骨的模样。

自从我成了年之后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以前还会在睡前和我辩论到底羊是吃草的那么草也可以吃羊吧这种深奥问题,现在是什么话都不说,坐在我面前看着我脸发呆一会,搞得我以为脸上被蹭了洗不掉的墨迹,还没开口他就拂袖走了,真是让人想不通。

 

 

还好我有胡子师兄。

胡子师兄他很少刮胡子,作为有幸看到他胡子下的脸的人我拍着胸脯说他长得不丑,甚至……甚至还非常年轻?他的脸没有胡子的样子看起来最多十四,五岁,若我俩走出去,他叫我师兄都不奇怪。

话虽如此,他真的这么叫我“师兄”时,我还是惊得把酒洒了一桌子。

 

 

万花谷弟子好风雅,善不善饮酒我倒不知道。只是我把顺来的酒倒给他时他最初跟小孩子一样红了脸,拼命抗拒,几杯下肚之后胡子师兄特豪爽地把袖子一挽,“我们今日不醉不归。”

我正要答应,盘算着怎么套他的话。他眯着一双醉眼看向我,“师兄。”

 

 

从胡子师兄那套出来的是一个如我师妹睡前读物一样烂俗的故事,三铜子一本,买一送一。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皱着眉,看上去非常悲伤。

 

 

故事的开头是有一小屁孩,打小能预知人的未来,久了这小屁孩有些厌世,自暴自弃地想这个世界如此无趣,按他这么成长下去说不定武林中的腥风血雨又开始了,这时候出现一个吊儿郎当的万花,说我俩赌一把,你要是输了就乖乖跟我后面当我徒弟帮我挖草制药挖矿锻造庖丁烹饪……那小屁孩太过自负,说我连你几年之后的未来都能看到。

那万花表示咱赌点实际的,就赌长安城门口走过来的第五十个人是男是女。

小屁孩当场表示肯定是女人,万花一摇扇子,我倒未必。

他们蹲在长安城那守了一下午,好不容易看到第五十个人出来,远远地就看见一片轻纱婀娜,得,七秀坊弟子。

小屁孩脸上的笑容还没绽开,万花就一个箭步冲到别人面前,这位兄台我看你印堂发青脸色发黑浑身发光……莫非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快些说出来我们帮你破财消灾。

气得别人脸红一阵白一阵,“七秀坊弟子从不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你是何意,想切磋就痛快说出来!”

“不在下并无此意……在下从不和女子过招。”

“你……!虽我七秀坊大多是收的孤女!可还有少许男子!”

那人也开放,在大街上大大咧咧地冲他们一扯胸襟,惊得小屁孩目瞪口呆更对万花的忽悠手段叹为观止,从此万花就捡了个便宜徒弟。

 

 

这徒弟虽是白捡的,养着养着也就有了感情。徒弟梦见了师父有难,又不忍心让师父去白白送命。就在注定好师父要丧命的那天设计把他拖住,救了师父一条性命。但这扭转命轮之事可不是笑说几句就能了之,必遭天谴。

古往今来的预言师之所以短命,是因为没几个能够看见未来还不为所动的,总想去尝试着改变,试与命运一搏。

自不量力。

 

 

徒弟知道自己要受天谴,就把一切收拾好等着上路,还专门离了师父寻了个山野之地,打雷要是打到花花草草了也挺让人自责的,结果花草没打到,打到了师父。

师父帮他挡了致命的那一击。

 

 

“臭小子……外面在打雷……你,你记得把衣服收了……”那是师父在他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人一直吊儿郎当没半点万花谷弟子的模样,最后也这般玩世不恭。

 

 

本来被天雷所打中之人便顷刻烟消云散,一缕魂魄也不会留下,可徒弟是纯阳宫之人,用自身全部修为来换一缕魂魄还是可行的。最后那缕魂魄被小心收敛,用灵丹妙药所养,好歹有了十多岁孩童的模样,只是再无以前的记忆。

 

 

“我,我当时以为师兄你会一直这么睡下去……或者便成个白痴……所幸老天怜悯……”师弟从小到大都粘不得酒,一粘就满口胡言乱语。

我强忍着用阳明指戳他一记的心,我还以为我以前是个十足风雅八分傲骨的万花弟子——从某种程度上我觉得好吧以前的我也算是,乐于助人慷慨大方——结果和现在的我差不多嘛,充起量就是,就是资质老了一点?

 

 

对于我徒弟来说。

 

 

我去寻自个徒弟的时候他正在月下打盹,那张脸看上去一派淡然,我只想起他十几岁和我相识那年也是这样无防备地晒着月光睡着了,被我写字写累了,顺手在他白白净净的脸上画了大王八。

 

 

我一边等他醒来,一边找着笔,他这么大的人了画王八也不太好,于是我很宽容地在他脸颊上练小篆。

“没我高。”

“就是没我高。”

“敢骗老子喊了那么多声师兄。”

“醒了去跳凌云梯。”

“为师回来了。”

 

 

最后那行字写得极小,在额头中央,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

 

 

FIN.

  评论这张
 
阅读(20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